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华夏要闻 > 心痛!卡舒吉被man x man肢解全程灌音曝光

心痛!卡舒吉被man x man肢解全程灌音曝光

2019-09-12 15:54

2018年10月2日,沙特记者卡舒吉(Jamal Khashoggi)在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遇害并被肢解。此案牵涉之广,手段之暴虐让世界为之震惊。内地时间9月9日,土耳其《沙巴日报》(Daily Sabah)首次发布了卡舒吉被害前的灌音内容完整记录,manbet,还原了他生命最后时刻的疾苦遭遇。

据悉,这份卡舒吉和15人刺杀小组之间的对话灌音是惨案产生后由土耳其国度情报机构 (MIT) 得到的,并当即被分享给了土耳其观测机构及包罗连系国在内的国际机构。

去年10月2日下午1:14,卡舒吉达到领事馆并被一个熟悉的面目迎接进门。他被奉告,总领事奥泰比 (Mohammad al-Otaibi) 就在大楼里。在走向二楼的总领事办公室时,卡舒吉开始有所猜疑,但为时已晚。双手被反锁后,卡舒吉大叫说:“放开我,你觉得你在做什么?”

随后卡舒吉被带入一个房间内。刺杀小组二把手穆特雷布(Maher Abdulaziz Mutreb)说:“请坐。我们必需把你带回(利雅得)。国际刑警组织有呼吁。我们是来带你的。”卡舒吉回应道:“没有针对我的诉讼,我的未婚妻在外面等我。”

卡舒吉被肢解全程灌音曝光:我有哮喘 不要捂住我嘴

2018年10月2日,穆特雷布在沙特领事馆门口。来历:《沙巴日报》

卡舒吉的最后10分钟

穆特雷布:请给你儿子留言。

卡舒吉:我该怎么跟我儿子说?

穆特雷布:你要写一条信息,让我们先打个草稿,你写好后给我们看。

卡舒吉:我应该说什么,‘一会儿见’?

不明身份的刺杀小构成员:别空话。

穆特雷布:写一些雷同于‘我在伊斯坦布尔,假如你接洽不到我也不消担忧’的话。

卡舒吉:所以我不该该说绑架?

不明身份的刺杀小构成员:脱掉你的夹克。

卡舒吉:这样的工作怎么会产生在领事馆?我什么都不会写。

不明身份的刺杀小构成员:别空话。

卡舒吉:我什么都不会写。

穆特雷布:写下来,贾马尔先生。快点儿。假如你帮我们我们就可以辅佐你,因为最终我们会把你带回沙特阿拉伯的。假如你不辅佐我们,你知道最终会产生什么。

卡舒吉:这里有一条毛巾。你会给我下药吗?

认真肢解卡舒吉的沙特安详部分法医证据总认真人塔比吉(Salah Muhammad al-Tubaigy):我们会让你睡着的。

在卡舒吉被下药并失去意识之前他说:“不要捂住我的嘴”。

“我有哮喘。不要这样做,你会让我窒息的。”这是卡舒吉最后的绝笔。

灌音接下来显示,刺杀小构成员将塑料袋套在了卡舒吉的头上,在挣扎声的间歇能听到刺杀小构成员间的对话。

“他睡着了吗?”“他怎么头又抬起来了”“继承推,用力推。”

又颠末一段时间的挣扎和窒息声之后,卡舒吉已经没有了任何呼吸的声音。 下午1点39分,灌音里响起了肢解尸体电锯的声音,这个进程一共一连了或许半个小时。

就这段灌音来看,卡舒吉从走进领事馆开成婚证明到,永远地失去意识产生在短短的25分钟之间。而刺杀小组从看着方针进入领事馆到把他肢解分成五个箱子运走,也只花了一个小时。

也许对小组的成员来说这是一次“相当乐成”的刺杀任务。但这次完美的刺杀动作永远地改变了外界对沙特王储萨勒曼(Mohammed Bin Salman)的认知。

卡舒吉被肢解全程灌音曝光:我有哮喘 不要捂住我嘴

肢解卡舒吉的塔比吉。来历:《沙巴日报》

国度最高机要动作

在《沙巴日报》上与卡舒吉最后时刻灌音同时曝光的,尚有沙特领事和王室助手的通话记录。

在遇害前的2018年9月28日,当卡舒吉来到领事馆领取与未婚妻森吉兹 (Hatice Cengiz)的成婚证件时,时任沙特领事馆最高情报主座穆扎尼当即用紧张暗码通知了利雅得,奉告沙特王室卡舒吉已经达到领事馆。同时,穆扎尼也陈诉了卡舒吉将于10月2日返回领事馆的动静。

当天晚上7:08,沙特领事奥泰比与王储助手卡赫塔尼 (Saud al-Qahtani) 办公室的官员通了电话。

在谈话中,卡舒吉刺杀动作被称为“私事”和“绝密任务”。这名官员汇报奥泰比:“国度安详部认真人给我打了电话,他们有一个任务。他们想让你(情报)团队中的一名成员处理惩罚点私人事务……假如须要的话,他甚至可以得到(萨勒曼的)许可。”

打赏我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