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招商引资 > 我与祖国bet共成长

我与祖国bet共成长

2019-09-30 17:34


谢阿婆(左)与作者合影

1949年10月1日,新中国成立,从此,在东方大地上开辟了历史新纪元。新中国的建立,不仅改变了每一个中国人及其家庭的命运,也让这一批与新中国同龄的幸运儿,有了与众不同的人生新篇章。新中国成立的七十周年,是风风雨雨的七十周年,这些新中国的同龄人,与祖国一起经历了这七十年的风雨和荣耀,他们对这70年的岁月感触尤深,面对记者的采访,他们自豪地说:“我生于1949年,我与共和国同龄,我与祖国共成长。”

■彭卫琼 杨俊

青春的记忆在心中回荡

人物名片:代坤秀,

女,70岁,

小金县双柏乡嘎斯人。

走在夕阳映照的路上,途径街边,看见有四个人坐在那里晒太阳,一男三女,引起我们注意的是那位年长的阿婆,她在做小孩子的鞋垫,红色的花、蓝色的边,色彩艳丽,搭配在一起非常漂亮。

我们走过去大声地打招呼说:“婆婆你眼睛真好,还绣花啊!”

婆婆抬起头笑呵呵地说:“眼睛还好,给小孙女做鞋垫嘛,鞋子老出汗对娃娃脚不好。”旁边两位阿姨也搭话说,婆婆眼睛好哦,耳朵也好,做起鞋垫也能干。

我们问:“婆婆您今年多大岁数了?有几个孩子?现在是给哪个娃娃带孩子喃?”“我70啦,有三个女儿两个儿子,现在给小儿子带女儿。”正说着,屋里走出来一个小女孩,笑眯眯的,非常漂亮,应该就是婆婆的孙女了。我赶紧抓拍了一张她们的合影,感觉蛮好,非常自然。

我们问及阿婆的名字,她用手指在膝盖上比划着,我看清楚了坤字的写法,问道:“婆婆,您会写名字,那肯定是读过书吧?”

婆婆说没读过书,20多岁时读了几天夜校。那个时候条件不好,家里又供不起。后来村上办了夜校,才去学习了几个晚上,现在只认得几个简单的字,知道自己的名字咋些。

婆婆说刚嫁到婆家去的时候,公公是队长,婆婆是饲养员。公公婆婆都是大公无私的人,所有事情都考虑队上,不考虑家里。但是自己很高兴参加过青年突击队,那时候年轻,有干劲,哪里有工作、哪里需要他们,队上就通知他们去突击,都是年轻人在一起,很有干劲,也很快乐。回忆起青春岁月婆婆一脸的幸福。

婆婆边说边微笑着,深陷的眼窝、满口没有一颗牙齿,露出的牙梗干净漂亮,可以看得出,年轻时候的婆婆肯定是个大美女,因为她现在依然漂亮,在她脸上,一点也看不出来经历过多少痛苦和磨难。婆婆说,牙齿掉光是因为有一次牙齿痛,公公给自己弄来“小单方”,挖了“磨三转”(一种草药),吃了就糟糕了,牙齿倒是不痛了,可惜掉光了,婆婆的语气里隐约有一点埋怨的意思。

婆婆说,印象最深的是,很多年以前自己有一件“千疤衣”,补了又补,什么花色都有,不喜欢穿也得穿,没办法,因为没有多余的衣服。有一次乡上开诉苦大会,别人还把她的“千疤衣”借去用了一回。娃娃们的衣服也是补了无数个疤,记得大儿子的一条裤子补得最后都穿不上了,一穿上身,由于裤腿上的补疤太厚,一直往下坠,没法穿了都还舍不得扔掉。她说:“现在的娃娃安逸哦,从来没穿过补疤疤衣服,旧一点就不要了。”

“还好我孙女孙子都还算听话,孙子在小金中学读网络班,已经高二了。”婆婆开心地说着。我们知道,在小金读书能上网络班,在他们眼里那可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。“现在政策这么好,我们啥都不希望,就希望他们好好读书,将来有点出息,哪怕打工也要多读点书才好,以后才不吃亏嘛!”婆婆对孙辈的期望非常明确。

我有个幸福的晚年

人物名片:谢青兰,

女,70岁,

小金县四区潘安乡人。

谢阿婆告诉我们,她家因为孩子太多,父母又有些重男轻女,五岁时就把自己送给了二爸。从小就在二爸家生活,洗衣、做饭成了自己的任务。直到16岁,父母才又把自己接回了家,在家呆了一年,不到17岁就嫁到了邱姓家。嫁到邱家的时候日子也不好过,要伺候两个婆婆,公公是两房,一个大房、一个二房,由于公公去世得早,所以邱家的境况也不太好。合作社时,一家人的工分全靠谢阿婆一个人挣,说到这里,谢阿婆脸上洋溢着自豪的微笑,一点也看不出她对曾经苦难岁月的埋怨。

打赏我吧